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就是个流氓
老师就是个流氓

老师就是个流氓

哼着小曲走在前往男生宿舍的路上,远远看到一位长发飘逸,穿 着粉红色短裙的女同学迎面走来。
 
  「哟,这不是许颖欣吗?」许颖欣是大三的学生,同时也是学生会纪检部的 部长,瓜子脸,眼睛大大的,肤色不算太白,但很均匀,脚上蹬着一双露趾高跟, 修长的双腿,很是性感。当然她也曾与本人共同探讨过彼此的生理构造。 
  「啊,赵老师,好久不见。」一见是我,许颖欣连忙打招呼。
 
  「一个暑假没见,没想到你越来越性感了!」
 
  「老师见笑了。」
 
  「你看,咪咪都长那么大了。」我伸手握住许颖欣的胸部轻揉了揉。严声道: 「该不会是有了吧?」
 
  「讨厌,老师总是开人家玩笑。」她微笑着拍开我的手。
 
  「这怎么能说是开玩笑呢,为人师表,就必须关心学生的身体状况。来,让 老师看看。」说完我便伸手准备撩起她的裙子。
 
  许颖欣巧妙的往后避开。
 
  「老,老师,我赶着去学生会办公室开会呢,张会长刚打电话来催促。要不 下次吧?」
 
  这丫头竟敢拿张芸来压我,若是在半年前或许我会给她面子,但是以我现在 的强硬的后台,就算是张芸他爹张超来了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原本只打算小小戏 弄她一下,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必须好好惩罚惩罚她。
 
  我当下便斥道:「胡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是开会重要还是身体重要!」 
  「可是……」许颖欣开始慌张起来。
 
  「没有可是,张芸那里我会打招呼,你现在就跟我走。老师给你做个仔细的 检查。」
 
  「这……」她还有点犹豫。
 
  我捏着她下巴,附身上前,以我自认为最温柔的语气说道:「在学校就必须 听老师的话知道吗!还记得前阵子那位被轮奸最后跳楼的女同学吗,她当初就是 不听老师话才会有这样的结果,你想和她一样吗?嗯?」
 
  许颖欣连忙摇头,颤抖着道:「一切都听老师的。」
 
  「这就对了嘛,天底下除了父母就只有老师最关心孩子们的身体了。」 
  许颖欣的反应让我满意,看来我教师的威严尚在啊,这让本老师我大感欣慰。 
  就这样,我搂着佳人细腰,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来到了B区男生宿舍。 
  M学校的学生宿舍分ABC三个区域,A区宿舍,说白了就是猪圈,8个人 挤在一起,而且是上下铺,空间狭窄,设备简陋,学校不提供热水,想洗热水澡 只能下楼去挑,当然住宿费用非常低。住这的都是些穷学生。而B区宿舍,相对 宽敞许多,4人一间,每人都有自己的书桌以及电脑桌,当然还有专门的浴室卫 生间。虽然费用比较昂贵,但大多学生都会选择B区宿舍。第三种是C区宿舍, 这类宿舍其实就是酒店的小套房,电视,浴缸,马桶,冰箱等家用设备应有尽有, 并且提供24小时的服务,而费用也直逼五星级酒店。住这的都是些权贵子女。 
  这ABC三种宿舍,有点小钱又无过硬后台的B区宿舍的男生无疑是最值得 欺凌。
 
  与宿管打过招呼,我大摇大摆的走进了B区宿舍。学生们一见是我,皆四散 而去,回房关门。我的威名早已深入人心。
 
  正巡视着,忽然从某件宿舍传来疑似叫床的声音,老师我飞起一脚将门踹开, 大喊道:「纪检部突击检查,统统给我站好!」
 
  果不其然,宿舍内四位裸露着上身的男同学正围在电脑桌前,见我突然闯入, 慌忙将手从内裤中拔出,一脸惊慌失色,在看到我身后的许颖欣许部长后皆急忙 将手挡在档部。
 
  定睛一看,这不是财经系的四个废物吗?没想到竟碰到以前带过的学生了。 
  「赵老师好。」说话的一名高高瘦瘦的男生,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应该姓 郭。
 
  「废物们,又在看A片呢?」
 
  小郭同学本想伸手关电脑,但被我喝止,走近了一看,说是A片,却又不太 像。片中两男一女,女孩光着身子,双脚跨立,一位中年男人跪在地上,双手后 按,仰着脸舔舐着女孩的下体。奇怪的是他的脸是湿的,头发上还挂着些许水珠。 另一中年男子趴跪在女孩脚下,像狗一般的舔吸着女孩脚边的一滩水渍。中年男 子们表情很是兴奋,而女孩则是冷冷的看着他们,场面非常怪异。
 
  电脑桌前堆积着一团团粘糊糊的卫生纸,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味道。键盘上 还放着一张照片,照片中其中一人便是大美女司徒优奈,此时的她身着白色宽大 的T恤,纯白的内裤在腿间隐隐若现,此时她正单手撑头双目微闭慵懒的侧躺在 柔软的沙发上,另外还有一位身形魁梧的男生则背对着镜头趴跪在司徒优奈脚的 下,双手按地,脸埋在司徒优奈白皙的双脚上,似乎在亲吻着司徒优奈的脚。从 身形上来看,这位男生应该就是当初挺身而出的黄振国同学。想不到的是,他们 竟然存在着这种关系。
 
  「这张照片怎么来的?」
 
  「买,买来的。」小郭惶恐的答道。
 
  「那买的?」
 
  「这……」
 
  「啪」我狠狠的甩了他一耳光。
 
  「最好别让我问第二次。」
 
  「607的白时同。」小郭双腿正在发抖,脸上渐渐浮现出红红的手印。 
  「很好,这张照片老师没收了,另外,许部长,这聚众看A片,按校规要怎 么处罚?」
 
  许颖欣面有难色,在犹豫了一会后,她还是回答道:「按校规的话,并没有 处罚。」
 
  「是吗?那么从现在开始就有了,罚每人300块,由我代收。」
 
  小郭一听,顿时慌了,连忙求饶。
 
  「赵老师,您放过我们吧,我没那么多钱!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
 
  「是吗?那就每人400吧!」
 
  「啊?怎么还加了100,我们还是学生,那来那么多钱……」
 
  「500!」
 
  小郭还想说点什么,旁边满脸麻子的小王同学立即捂住他的嘴。急忙道: 「我们给,我们给!」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样的同学老师必须鼓励鼓励!」我边整理着 凌乱的书桌,边说道:「打搅了你们的雅兴,老师也感到过意不去,这样吧,许 部长,麻烦你趴这桌子上。」
 
  许颖欣咬着双唇转过身子趴在书桌上,聪明的她自然明白只有顺从我才是最 好的选择。
 
  我撩高她的裙子,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包裹着的丰硕的屁股顿时呈现在眼前, 我使劲的揉了揉。
 
  「来,都过来,让你们看看我们高贵的许部长迷人的大屁股。」同学们听后 都围在我身旁,眼睛直直的盯着许颖欣的屁股。
 
  随后,我慢慢地拉下她的内裤,露出棕色的小菊穴。
 
  许颖欣因为羞耻而浑身发抖,似乎感受到众人的视线,小小的肛门害羞的缩 了缩。这时身旁「咕噜咕噜」的吞咽声此起彼伏。我低头看看,果然,这些稚鸡 们的胯下帐篷都搭得老高。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有人没谈过恋爱的吗?」
 
  没想到点头的竟然是其中长的还算帅气的小林同学。
 
  「接过吻没?」
 
  「还没。」小林弱弱的回答道。
 
  「机会来了,你不觉得我们许部长后面的这张小嘴正在召唤你吗!快与它来 个深深的吻吧。」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话才刚说完,小林同学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双唇重重 地压在许颖欣的屁眼上,忘情的亲吻着,时而啄吻,时而舔吮,发出滋滋声响。 
  不一会,许颖欣便娇喘连连,这妮子本就骚得很。
 
  我一时间竟说不上话来,本想欺负欺负这菜鸟的,殊不知倒像是成全他了。 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挫败感。
 
  「没意思,你们爱怎么做怎么做吧。」我找了张凳子坐下,点了根烟抽着。 
  三人早已迫不及待,竟然纷纷跪下,恶狗抢食似地把许颖欣团团围住。只见 小郭从侧面扯下许颖欣的蕾丝内裤,捂在了鼻子上忘情的闻着。小王则一股溜地 钻到桌子底下,仰脸舔起Y部来,但是两个嫩穴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为了 能将嘴唇贴在各自的小穴上吸吮,两个大男人趴在女孩的胯下不停的用下巴挤兑 着对方,甚是滑稽。
 
  剩下的小刘同学则捧起许颖欣的左脚,脱掉了鞋袜舔吮着她的脚后跟。 
  许颖欣双手搓揉着奶子,哼哼哈哈地叫着,双腿越张越开。最后头顶内裤的 小郭也加入了战局,捧起剩下的右脚一根根的吸吮着她脚趾。
 
  只五分钟不到,许颖欣一阵痉挛,屁股一阵阵的往前挤压,最后软泥般瘫倒 在桌上,口水沿着嘴角流下。同时从胯下的小王同学的喉间传来咕噜声。 
  而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我在暗自鄙视这四位没出息的同学之外也不由得暗 骂了句:「我了个曹,太TM淫乱了,你们还有把我这老师放在眼里吗?」
 
  悉悉索索的舔吮声与急促的喘息声交错着此起彼伏,宿舍中弥漫着淡淡的腥 骚味,许颖欣的淫液沿着小王的下巴流下,胸口湿了一大片。相对地,她的下半 身的每一寸肌肤也早已沾满口水,闪着淫秽的微光。紧随着又一声娇哼,许颖欣 再一次谢顶。高潮过后,只见她如同软泥一般无力地趴在书桌上,双眼空洞,唾 液沿着嘴角流到桌上。然而身下的四位男同学却没有半点要结束的意思,依旧贪 婪地吸舔着。
 
  我开始感到不耐烦。
 
  「行了行了,废物们,通通给我『住口』,我叫你住口你听到了吗!!?全 都给我起来!」我一脚踹向把脸埋在许颖欣屁股上的小林。
 
  小林颤巍巍的站起身子,擦擦嘴角的口水,满是不舍。紧接着小王同学也从 许颖欣的胯下钻出,四人捂着下体,低头站着,脸颊通红,竟然给我摆出害羞的 姿态!
 
  「少TM装纯了,你们就一禽兽!不,你们还不如禽兽,狗发情还知道用J B叼。你们这些废物恐怕早忘记JB除了尿尿还能做其它事了。算了算了,不跟 你们废话了,赶快把罚款给缴了!老子时间宝贵得很!」我不耐烦道。「每人五 百,小王同学一千。」
 
  「哈?老师我怎么变一千了?」小王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
 
  我狠狠地抽了他一耳瓜子。「你还好意思问我?看看你这副德行,鼻子上黏 着的这几条卷卷的是什么来着?咕噜咕噜喝了个满肚子的是什么来着?人家小林 舔了那么久,屁都不曾吃到一个。」
 
  小王一时无语,只好悻悻地转身拿钱。四人恭敬的将「罚款」交到我手里。 弹弹手里一叠红色的老人头,我暗爽,欺负弱小实在是太过瘾了。
 
  收起钱,我拍拍几近昏迷的许颖欣的小脸,俯身在她耳旁低声道:「检查完 毕,身体非常健康。」
 
  临走了我对四个废物说道:「同学们『口才』不错,许部长决定留下来和你 们再交流交流,老师我就不打搅了。不过记得别把人许部长身体弄坏了!」 
  我挥一挥衣袖,带走2500块钱。
 
  后来,我听说许颖欣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离开男生宿舍,而且此后竟然三不五 时探访这间宿舍,甚至在那过夜,说白了就一婊子。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 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