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送给班主任的高潮
送给班主任的高潮

送给班主任的高潮


  大学毕业几年了,一直在家笔耕不辍,后来慢慢的在网上联系上了我高中时候的班主任,她因为各种原因已经离开了学校,有一天趁着学校放假我们一起去了高中,留下了很多回忆的地方。我也不禁很是感慨,虽然风景依旧,可是时光不再。在路上我们几乎没怎么聊过,都是各自回忆各自的高钟生活。我很是惊讶,我们虽然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但是竟然会好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几乎没有相交点。

  从高中回来,她明显对我熟悉了不少,我们互相之间也是有说有笑,不会像刚见面那么尴尬。路上她忽然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她想干什么?可是转念又想起了罗歪嘴的话来,女性思维注重当下。所以我就故作深沉的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啊……」然后大脑开始飞速运转,想要编一个谎话。因为如果你告诉一个问你恋爱状况的女人你正在热恋中而且非常幸福。那么这就相当于是直接的拒绝。

  她似乎感到很感兴趣,就拉着我说要到酒吧去继续聊。我欣然应允,倒不是因为陪着美女,而是因为我没去过酒吧,自己又不敢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见见世面。我从小就被当做贵族培养(结果培养出一身的屌丝气质),虽然我不爱喝酒,但是为了装B,我还是认真学习了红酒的年份、产地和口感的区别,包括我根本不会去碰的烈性酒如白兰地、伏特加。这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可以秀一秀我对于酒类的了解了。

  可是到了酒吧我明白我错了,原来她的好朋友早就等在酒吧了,而且连酒水都叫好了。我看了看桌子,一瓶西班牙赫雷斯葡萄酒,写着76年产的,还有一瓶刚拆封的XO,很显然他们喝了一口才知道这是烈性酒(XO即窖藏二十五年以上的白兰地)。剩下的许多啤酒小吃比起来就不叫事了。他们看见我们两个过来,都只是打个招呼就算了。班主任美滋滋的到了一杯赫雷斯葡萄酒给我,告诉我说:「这是进口酒,一般很难喝到的。」

  西班牙赫雷斯的特产雪莉酒(即加度白葡萄酒)我是知道的,雪利酒常见的主要有三种:Fino、Oloroso和PX。生产Fino酒经过特别的葡萄筛选并且采用特殊的酿酒程序。大多数干fino酒都优雅美味,最好的Fino产自带Albariza土壤的庄园。Oloroso酒更饱满丰润,带有烧烤和坚果的味道。Oloroso很少有甜酒,若是甜酒都会有「Cream」标记。可是这瓶酒又酸又涩,根本就是失败的作品,连长城白葡萄酒的水平都达不到。

  我喝了一口就皱着眉头把杯子放下来,要了一杯百利甜心的鸡尾酒(好像液体的提拉米苏,很甜,几乎没有酒味,适合屌丝)。班主任看见了,问我为什么不喜欢高级酒。我懒得解释太多,就说:「你的网名不是就叫提拉米苏么?」说着举起了杯子,说道:「百利甜心就是液体的提拉米苏。」我说完了都被自己的机智感动了,可是班主任似乎没什么反应。

  我们,好吧,她们在酒吧玩到了很晚。我知道她们是在等我结账,可是在酒吧一瓶XO和好几瓶雪莉酒的价钱加起来恐怕要两万多,抵得上我两个月收入了。就算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可以替他们出钱,但是我也要好好捉弄一下她们。我假托去卫生间,离开了包厢,然后再悄悄地凑了过去。班主任的朋友们都不认识我,班主任在黑暗中也未必能认出来我,正好方便我隐藏。

  我在外边等了好一会,这才听见里边有人说:「A,咱们这次花了多少钱啊。」旁边有一个男的声音说:「估计得有一两千吧,没关系,我带了一千,咱们凑一凑吧。」接着马上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那个XXX(班主任的名字)不是带了一个人来么,咱们看看他身上有多少钱,好好宰他一笔。」班主任似乎发出了些声音,但是没有太大。估计是象征性的反对一下就算了吧。

  这时候我走了进去,说:「久等久等,抱歉抱歉。」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似的把我的百利甜心一饮而尽,这时候刚才那个说要宰我一笔的女人走了过来,跟我说:「帅哥,我们要结账走了,来一起AA一下吧。」我点了点头,指着我和班主任面前的东西说:「我们两个人喝了百利甜心五十,半瓶雪莉酒,好吧,算一瓶,五百。一共给你们六百好了。」说着从钱包里便拿出六百块钱来递给那个女的。她朝着我抛了个媚眼,说:「帅哥真大方,有女朋友没有啊?」我伸手拉住班主任,说:「你问的是现在还是以后?」班主任甩开我的手,脸上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喝多了而脸红。虽然我的暗示做的很明显,但是其实我的心里面想着是:不管现在还是以后,我的回答都是有女朋友了。

  他们一共凑了三千块,就叫来了服务生,说要结账。服务生去拿账单,眼神里还有一丝无奈,大概是因为不好意思宰学生吧。一会拿来了账单,不出我所料,这些假酒加起来一共一万八。班主任的那些朋友立马全都傻眼了。那个说要出一千的男生还在不停地跟酒吧商量,说能不能退。服务员说都开了封了,当然不能退。然后他们就一直在那里争执。

  我看情况差不多了,就拉着班主任出了门去。因为按照酒水单上的价钱,我给的钱也已经够了,他们并没有拦着我们。而酒吧也是,只要留下一个人就能要账了。我走到柜台前边,跟他说:「XXX(包厢号)结账刷卡。」我说完以后班主任很震惊的看着我,我冲着她笑了笑,也没说别的。不过我刷卡之后,故意把余额给她看见。这件事距离上一篇文章写得那个时间又有一年多了,楼主这个铁公鸡又已经攒了二十多万了,虽然钱不多,但是吓唬吓唬小囡生应该足够了吧?
  我付完了帐,带着班主任出去,她正要掏手机给里面的人打电话,我拦住她,说:「别跟他们说我付了帐了,你告诉他们,说那个雪利酒是假的,让他们跟酒吧讨价还价去吧。」班主任狡黠的一笑,便按照我说的打了电话。

  我们走出了酒吧,在酒精的作用下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和我的隔阂也小了一点,她把头靠在我身上,挽着我的胳膊,就好像情侣一样慢慢的走在大街上。路过麦当劳的时候,她说她饿了。而肯德基麦当劳这些快餐又是我这种屌丝的最爱,当然义不容辞的带她进去了。

  夜晚的麦当劳里边没有多少人,我带着她在偏僻的地方坐下,我的手一直揽着她的腰,她没有拒绝,我也没有放开。班主任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里边是淡黄色的肚兜。外边还有一个小皮衣,下身穿着一条热裤。那个淡黄色的肚兜我从前就见过(我原来坐她后边),那系的松松的带子似乎是在勾引我去把它拉开一样。以前有贼心没贼胆,但是现在趁她晕晕乎乎,不拉一下真是对不起自己。
  我伸手从她的背上悄悄上去,抓住了那根我魂牵梦萦很久的黄色带子,轻轻地一拉,就把那个挽的松松的结解开了。班主任发觉到了,可是也没有生气,只是咯咯一笑,拍了我的手一下就算了事。

  这样一来我的胆子更大了,我把手伸进了班主任的衣服后边,开始慢慢抚摸她光华柔嫩的背部。可是我摸来摸去也没有摸到胸罩带子,只有一条细线,想来是肚兜的带子吧。我吧那根带子也拉开,更加没有阻碍的摸着班主任裸露的背部。班主任咯咯的笑着,也没有阻拦我。

  我把手环住了她的腰,在她的肚子上开始打转,渐渐地往上移动,可是在碰到乳房之前就停了下来。话说班主任的乳房不小,当年上高中的时候就有D的大小,她当年就是凭借良好的身材和一双勾魂电眼被我们一致评选为班主任的。

  我正摸得起劲,班主任忽然一把抓住我的手,我吓了一跳,心想:难道她要喊人抓流氓?到时候我怎么说,难道说是情侣闹矛盾?可是谁知道她竟然把我的手往上塞了塞,放到她自己的乳房上。然后媚眼如丝的在我耳朵边说道:「好好揉,把我揉舒服了我就给你肏!」班主任的大胆吓了我一大跳,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她搞上了手。我不禁觉得有些无趣,可是就算是再简单,没有戳在棒子上的女人就不是自己的,我还是展开浑身解数,还是轻轻地揉搓班主任的大乳房。

  女性的生理构造和男性不同,男性的性高潮需要强烈的刺激,而女性需要逐渐加强的刺激。所以我握住班主任的乳房,从根部开始揉搓,慢慢的往乳头靠近。可是每次在碰到乳头之后马上缩手。果不其然,班主任开始慢慢的哼哼上了,她的手也慢慢的伸到我的短裤里,开始摸着我的棒子。我忽然抽出了手,把班主任的手也从我裤子里边抽了出来,对她说:「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她刚被我挑逗起欲望,怎么可能会放我走,赶忙拉住我,说她家里没人,今天回不去,自己住旅店害怕,要我陪她。我当然不相信这种谎话,不过刚才也让她把我的感觉摸起来了,正好带到旅店好好教训教训她。

  我带她到了最近一家酒店,开好了房间,带着她走进去。谁知道她说要洗澡,还不许我偷看,然后就一步冲到浴室里边。把衣服都扔了出来,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把内裤直直砸在了我脸上。我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好吧,其实只是肥皂的味道。不过我猜这个暗示已经很明显了。酒店的浴室有一个磨花玻璃的窗户,她在里边故意浇上水,让我看的更清楚,然后就开始在那里搔首弄姿。我看的血脉贲张,心想:等你出来看老子不肏死你个小骚屄。

  这时候我再也按耐不住,走到那个门跟前,那扇门下边有通气扇,从那里正好可以看见班主任的下体。但见她的小屄上边毛不是很多,但是颜色比周围要深,显然是这个小骚货自己把毛剃掉了。她的阴唇还是粉红色的,说明也没有怎么被人开发过。但是估计不是处女了,原来我就亲眼见过她在课上手淫,还悄悄把淫水抹在我手上,以为我不知道。这样也不错,她要是处女我玩完她还要负责人,谁让我们是老同学呢。

  只看见班主任忽然把水流调成了按摩水流对着下身冲了起来。「嗯……」班主任发出了一声闷哼,浑身都崩紧了。似乎怕淫叫出声被我听见。但见她左手拿着喷头,用水流不停地冲刷着她自己的阴蒂,右手不住的再下身游移,手法熟练得很。一看就知道她总是自慰。

  过不多时她的闷哼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只听她「啊」的一声尖叫,下边喷出一股透明的液体。她竟然潮吹了!?认识她那么长时间,没想到她还有这种本事。倒是令我十分意外。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我看的太过瘾了,没想到她根本没有锁门,竟然一不小心把门推开了。随着浴室门的打开,她赤裸的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白嫩的胴体上边泛着高潮过后的红光,粉嫩的脸颊上边还挂着几滴水珠,胸前的两点更是傲然挺立。一双勾魂电眼这时候更是水汪汪的满含春情,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要侵犯她。

  我没有说太多,只是扑上去,把她赤裸的胴体搂在怀里,开始疯狂的亲吻她的嘴唇。她虽然想要反抗,可是这时候还沉留在高潮的余韵中,没有力气反抗。渐渐地,她似乎也在回应我的吻,原来在推开我的双手反而紧紧地箍住我。我们在浴室里忘情地吻着,她小巧的舌头又湿又滑,再加上一双电眼迷离的看着我,更加让我情不自禁。

  我把她横着抱起来,扔到床上,接着扑到她的身上。同时还手忙脚乱第拖着衣服。她也在用力拉扯我的裤腰,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胯下又变得湿漉漉的了,原来她自己也想要了。

  班主任趴到我的身上,两团软绵绵的肉团压在我的前胸,变成一个迷人的饼,中间还有一点硬硬的东西。班主任把她的胸压在我身上,开始慢慢的一动,同时嘴里不住的呻吟。还没插进去就骚成这样,看来她还真是个尤物。我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把手伸到她胯下,一边扣她的小穴,一边轻轻地摸她的菊花蕾。她顿时浑身乱颤,嘴里不住的嘟囔着毫无意义的话,可是声音却又是那般的妩媚诱人。
  班主任忽然做了起来,随手拿过自己的肚兜盖在我脸上,说道:「不许看!」说着一片黄色笼罩了我的视线。紧接着我觉得她的玉手轻轻地扶起我已经涨得难受的棒子。我的心里十分紧张,不论是怎样的花丛老手,再进入女性身体里的时候都会有一点点紧张吧,更何况我也不算什么老手。

  我只觉得棒子前端抵在一个湿湿热热的地方,然后就听见班主任「嗯……啊!」紧接着就觉得身上一大股湿湿的东西撒了下来。她竟然只被棒子在蜜洞口轻轻一顶就高潮了,湿热的淫水浇在我的棒子上,让我更加的想占有眼前这个尤物。
  慢慢的,我的棒子进入了一个紧窄湿润的地方。班主任阴道内壁的软肉不停地被我的棒子挤开,我也渐渐地深入她的身体。班主任终于放弃了最后的矜持,开始大声的淫叫:「啊……好……好大……啊,好胀,快……快插到……插到里边,人家……人家好空虚……啊……」我猛地一用劲,把棒子整个插进班主任的阴道里。班主任忽然抱紧我,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又在不停地抽搐,一大股的淫水喷了出来。
  我等她高潮完了,开始轻轻地抽动棒子,她急忙拦住我,说:「」我……我刚泻完,你……你现在别动!「不管男女,高潮完之后身体都会特别敏感,这个时候最好让她休息一下,才能将她代入下一个高潮。

  不过这个间隙可是攻陷她心理防线的最好机会,我把她的肚兜从眼前拿开,看见一个娇媚可爱的身体骑在我的身上,她娇嫩的阴部和我的大棒紧紧相连。我支撑身体坐了起来,轻轻地用棒子顶了两下。班主任立刻淫水长流,两条腿盘在我的腰上,用力的夹紧。半天才好,这一次她没有喷出水来,阴道也没有抽搐,应该是没有高潮。她红着脸对我说:「你的那个太大了,插在人家的里边已经顶在花心上了,你稍微动一动我就……就会射了……」

  我听了,故意说道:「那我拔出来好了。」说着作势要从班主任美妙的小洞中撤出身来,班主任急忙腰上用力将我的棒子吞了进去,忍不住又呻吟了一声。她已经把我的欲火彻底点燃,我翻身把她压在下边,开始抽动我的棒子。纵使我没敢大动,也让她又一次到达了高潮,手脚乱舞,下边的水喷出好多,都顺着我的腿流到了地上。

  班主任一直不让我稍微动一动,可是她美妙的身体却不停地在我的棒子上扭动,然后喷出许多水来。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按住了班主任的手脚,棒子在她的身体里狠命地抽插。我刚插到第三下班主任就再一次地喷出了淫水,口中还不停地叫着:「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你……你别……别插我……哎呀,等……等一等……等……啊,我又……又到了……」说着果然又喷出一股淫水。

  那一夜我数不清班主任高潮了多少次,后来我怕她脱水,一边给她喝水一边插着她的小穴,班主任就上边喝水下边流水,还含糊不清的呻吟。最后班主任和我商量,让我从后边插她,因为那样可以插得稍微浅一点,我还可以抓着她的乳房。
  可是她又不希望我的棒子有哪怕一会离开她的小洞,于是就让我躺在床上,然后以我的肉棒为轴旋转,在转到一半的时候,我恨恨地往上一顶,班主任又一次高潮。而且这一次喷出的水特别的多。

  我让班主任跪在地上,我从后边双手抓住她的D罩大奶,同时肉棒在狠命地插着她胯下的小洞。班主任上下要害都落入我的手中,又看不见我的脸,更是刺激的这个浪货不住地流水,我看着淫水从她的胯下成股流下,而且一直不停地留着。同时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说着淫荡的话,可是据她所说,因为那个时候太舒服了,整个人都进入无意识状态,所以说的什么都快记不住了。

  到后来,班主任因为高潮太多次,都已经浑身酥软,她四肢摊开在地上,任由我蹂躏。她这样一幅柔弱的摸样更激起了我的征服欲,我把她搂在怀里,用下面的肉棒恨恨地贯穿着她的小穴,最后我感觉下体一阵冲动,正准备抽出来,谁知道她却按住我的胯骨,悄声说道:「给我……给我……都射进我的屄里……啊……」不等她说完,我就把精液全部都内射进了她的洞穴,而她也到达了那天晚上的最后一次高潮。
[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7-12-23 14:07重新编辑 ]